(2 / 2)

作者:子不语你

皇子说:“我若能逃出这火海,必定娶你为妻。”给她自由,给她安全,给她一生一世的快乐。

江遥说着,突然停顿了下来,声音淡然的像从心上飘出来的:“你恨我,我不怪你”

殿门打开了,霎间光芒四射,我跨出了殿门,一步都不曾回头。

我沉默着回到宫殿,我让长云给我穿上了我平日里并不喜欢的盛装,珠环翠玉、绫罗绸缎。在她们为我梳洗打扮的时候,心里还有些雀跃,没有人知道我要死了,因为我也很高兴。

待衣衫整理完备,我看着镜中的自己,脸上淡淡的疤痕被胭脂遮住,竟有几分像母亲。

我在等待旨意到来的时候,将两个人的恩怨杂糅起来,竟找不到一点可以悔恨的地方,究竟是谁错了呢?这人世间的恩恩怨怨复杂的让人理不清头绪,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去恨谁。

我想起江遥说的那些话:

“你有心吗?”

“你可曾爱过我?”

“你恨我,我不怪你。”

我一遍一遍的在嘴边念着这些话,突然想去问问江遥:你爱过我吗?如果你回答的是:“是。”那我也会回答:“我爱过你。”

我走在宫道上,迫不及待的想要跟江遥说上最后一句话,甚至嘴角都带着笑。此刻我不是容府的小姐,不是长乐郡主,不是皇后,我只是我自己。

可宫里的路太长了,我用尽一生只走了一半,剩下的一半处站着王茵,身后跟着江遥身边的公公,端着一杯酒,还有一道圣旨。

“我还能再见他一面吗?”我看着那位公公。

“我想,还是不见了好。”王茵微微一笑,将圣旨拿起来递给我,“娘娘自己看一下吧。”

“我自己求的旨,不必看了。”我伸手,将那杯酒端起来,对王茵说:“我们打个赌,如何?”

“皇后娘娘想要赌什么?”王茵不慌不乱,沉稳的看着我。

“你觉得我喝了这杯酒,能走完这条宫道吗?”

“臣妾不知,不过皇后娘娘可以一试。”

我一饮而尽,,将酒杯稳妥的放在托盘上,王茵让开路,恭敬地行了个礼:“恭送皇后娘娘个。”

那条宫道很长,我也想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走完。

——————完结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返回顶部